大學生與其扎堆考公務員不如到農村培養才干
2012-06-07 08:09:11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聰聰    點擊:

 

    蔡虹,2011年度“全國五一巾幗標兵”、江蘇省睢寧縣魏集鎮黨委書記

 

    6月6日,江蘇省睢寧縣魏集鎮,大學生村官在日光能大棚與農民深入交流。 魏集鎮人民政府提供

    又是一年畢業季,不少未就業大學生執著于尋找白領工作或者等待各地的公務員考試。大學生能不能換一種就業思路?在大城市當白領就一定是最好的選擇嗎?

    近日,2011年度“全國五一巾幗標兵”、江蘇省睢寧縣魏集鎮黨委書記蔡虹,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說,大學生畢業當白領或考上公務員固然很好,但畢竟在從“學校門”直接跨入“企業門”、“機關門”之間,缺少一個過渡環節,缺少與復雜的社會生活進行全面磨合的過程,缺乏對基層生活狀態的必要了解,人生的閱歷相對較窄,在工作中容易與群眾和實際脫節。大學畢業生如果能到農村進行一番歷練,得到的鍛煉會更全面,掌握的知識會更寬廣,就業創業的平臺也會更廣闊。

    據了解,2007年至今,已有15位大學生村官先后來到睢寧縣魏集鎮,如今依然留在睢寧縣的有10位,其中家鄉在外地的超過半數。

    大學生在農村只要用心用力工作總會有前途

    中國青年報:部分大學生村官一心希望考公務員、考研,為什么去你們那兒的愿意留下來?

    蔡虹:大多數大學生村官是抱著為農村發展做貢獻的一腔熱情來的,也有個別人是因為沒找到合適工作,來農村只是暫時落腳。

    我們想,既然大學生來農村了,就要創造條件讓他們扎根。即使有的人將來離開,也要讓他們有可以回味的經歷。所以,鎮黨委鎮政府對大學生村官的培養,確實花了一番心思。鎮領導班子的成員和大學生結了對子,開展一對一“傳幫帶”。我們還安排大學生村官列席班子會議,讓他們看基層政府怎么決策。

    村里的工作就是把上面的政策落實到村民,再把村里出現的問題和村民的想法反饋給鎮里,出現矛盾糾紛盡可能化解在基層。現在,上面的惠農政策非常多,社會轉型期矛盾糾紛也比較多,為了讓大學生盡快了解政策、服務村民,我們采用村里任職、鎮里輪轉掛職的方式,安排他們到鎮財稅、招商引資、農業水利、司法綜治、信訪接待等一線崗位進行鍛煉。大學生的接受能力比較強,經過這樣的鍛煉后,很快就能幫助村民解決一些實際問題。

    中國青年報:留下的大學生村官和剛來時相比,有什么不一樣嗎?村民們怎么評價他們?

    蔡虹:大學生村官剛來時,村民們想這些握慣了筆桿子的大學生到了農村能“入鄉隨俗”嗎?能為農民辦一些實實在在的事嗎?“細皮嫩肉”大學生能吃得下農村的苦,能堅持得住嗎?

    后來,這些“天之驕子”們經受住了考驗。他們完全可以在農村這片廣闊的土地上有一番作為。現在村民們對大學生村官真是刮目相看。大學生不僅能給他們解讀政策、提供法律幫助等,還能創業。2010年6月,魏集鎮開始建設萬畝生態高效設施農業示范園。我們的一個想法是,把對此感興趣的大學生村官培養起來,由他們做給農民看,領著農民干,最后幫著農民賺。我們前期積極幫助他們聯系工會、農委等各種項目扶持資金。

    比如,日光能大棚項目,由省扶貧辦投入資金,王磊等大學生村官從大棚建設一開始就積極參與,當時還沒有房子,他們就找來竹竿就近搭起帳篷,時刻跟隨項目進度。蘇州大學提供技術支持,在他們的棚里做各種實驗,實驗成功的話再向其他農戶推廣。蔬菜成熟后,王磊他們通過網絡平臺聯系銷路,給各大超市供貨。現在,每棟日光能大棚年收入達4萬多元,還吸納、帶動了幾十名村民致富。大學生來農村,只要用心用力工作,總是有前途的。

    中國青年報:平時村民有了問題,先找村干部還是大學生村官?

    蔡虹:要看什么事。村民想了解政策,肯定去找大學生村官,因為他們講得全、講得透。現在,大學生村官對村干部形成一種壓力。原來的村委會成員基本上都是村里人,現在大學生村官干得好,也有可能當書記、主任。大學生和村干部的工作方式是一種互補。

    有矛盾糾紛時,村民一般會去找村干部。比如,修河道、排水要征(租)用老百姓的土地,有時一條渠開到村民田里,村民不讓弄,他們覺得,通一道渠過去,別人獲益了,自己沒好處。大學生村官遇到這樣的事會拿著本本去講,找法律依據。可一些村民在氣頭上時不聽你的理,也不聽你講。村干部的農村工作經驗非常豐富,大學生村官在語言表述和化解矛盾的技巧上,還需要向村干部學習。

    大學生村官通過一兩年的鍛煉,有處理問題的技巧了,村民們也很愿意和大學生說說矛盾糾紛,不過通常是想走法律訴訟的路子才去找他們。農村的糾紛,基層政府的調解不是萬能的。 

    中國青年報:對于有自己的人生規劃,不想留在魏集鎮的大學生村官,你們怎么辦?

    蔡虹:去年,睢寧縣就有8個副科級干部崗位面向大學生村官招考,還有其他地方的公務員考試,大學生村官基本上都報考了。上面有選拔考試,大學生愿意參加,我們會全力支持,天高任鳥飛,但是我們希望大學生羽翼豐滿了再走。當村官的經歷肯定是他們將來不可或缺的財富。

    其實,大學生村官走出去也是我們農村的一個資源,對農村有反哺效應。現在在蘇州工作的郭仕龍,經常給我們打電話問村里的情況,表示會找機會幫助我們招商引資。我覺得,不應該阻止大學生村官的流動。他們不一定全留在農村。他們經過大學生村官的鍛煉,熟悉農村狀況,了解農民需求,以后在更好、更高的崗位上對農村建設發展的考慮也會更有針對性。

    大學生有機會來農村當村官是一種福氣

    中國青年報:您曾在國營企業干了十幾年,又在鄉鎮企業做了七八年的廠長,1995年參加女干部招考來到農村。干過這么多崗位,您覺得哪段經歷最鍛煉人?

    蔡虹:當然是在農村。在農村你會發現滿眼都是事,干不完的事。農村工作是沒有8小時工作制的,要尊重農民的作息時間、生活習慣,老百姓的事情不能耽誤。2010年6月,我們帶領農民開始建徐場日光能溫室基地,只有趕在10月完成,農民才能在春節前上市第一批果實。沒想到9月突遭一場大雨,地里灌滿了水,我們鎮班子成員全都扎在那兒,架了兩百臺抽水泵,抽完了水趕緊扎棚,幾乎連軸轉,大家整個就是“泥人”了。正是有了這種對事業高度負責的精神,基地的棚體修復才能奇跡般完成,讓農民在春節前掙到“第一桶金”的愿望才得以實現。

    我覺得,在農村最大的鍛煉是解決復雜問題的能力。現在,上面有36家單位對鎮里有考核的權力,只要是民生和社會發展方面的政策都會落到鄉鎮里來。可以說,鄉鎮干部對政策的了解是任何一家單位和部門的員工都不能比的。只有在掌握了政策理論的基礎上,才有抓工作、抓落實、定措施的思路。

    農村是一個大課堂,大學生有機會來農村當村官是一種福氣。因為即使考上公務員或進企業當白領,畢竟工作的單位較單一,接觸的面較窄。如果選擇大學生村官這條路,隨著國家惠農政策不斷擴大,農村發展水平不斷提高,大學生在農村的廣袤天地上,得到的鍛煉會更全面,掌握的知識會更寬廣,創業的平臺也會更廣闊,這對大學生的全面發展會更有利。現在我們鎮不少在外地事業有成的人也回來從事農業生產,就是看到了農村發展的美好前景。

    中國青年報:國家的惠農政策,農民應該很支持吧?

    蔡虹:國家不斷出臺的各項惠農政策,讓農民的受益越來越多,但好的政策需要好的落實,受生活環境和傳統思維的影響,并不是所有農民都能立即接受。很多政策還要通過基層干部反反復復做工作。比如,醫保和社保都是好事情,但不是一個文件下來就百分百完成。一些村民覺得,自己一家4口人都在10~40歲之間,很少生病,沒有必要辦醫療保險。村干部去勸說,他們反而會問為什么一定要我入保。

    中國青年報:遇到這種情況時,你們怎么辦?

    蔡虹:盡可能耐心細致地做工作。關鍵是有時惠農政策下來還找不到人。現在一些村民去外地打工,經常換地方,也不用向村委會匯報,我們不可能掌握每一個人的聯系方式。留在村里的農民在一起聚集的時間也比較少。所以,做基層工作一定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給他們想辦法,動腦筋吸引他們參加活動。

    現在睢寧縣在做的“舞動鄉村”活動,就是王集鎮的干部在調研時發現,80%的村民希望自己能和城里人一樣晚上跳跳舞,試點后效果不錯,于是在全縣推廣。

    “小舞蹈可以解決大問題”,我們鎮在推廣“舞動鄉村”活動過程中,不單將它作為一個健身的舞臺,而是不斷借助“舞動鄉村”這個平臺效應,發揮它更大的功能。在村民跳舞的間隙,我們要求村干部將村級財務收支、惠農補貼、農村低保、“一事一議”籌資籌勞等事關群眾切身利益的熱點問題及處理解決情況向村民報告,村民還可就自己關心的問題現場質詢。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中,沒有了刻板說教,只有平等協商,自然而然就拉近了干群距離,實現了干群之間的良性互動,推動了政策的落實,促進了社會和諧。

    中國青年報:您感覺,和上級部門還是和老百姓打交道比較難?

    蔡虹:兩頭都難。在當前的管理體制上,垂直的條線太多了,土地、水利等和老百姓服務息息相關的事情,都直管了,因為工作角度不同,各部門在銜接上可能會出現問題。

    有一次,在一個省以上的投資項目中,老百姓提出希望加寬一條路,由于整理基本農田的部門只考慮農田需要,做水利的部門只管溝渠暢通,對村里的綜合情況不是很了解,所以設計師原本的方案是,只要有路進去,能到地頭就行。而我們對整個區域的基本情況和老百姓的需求是清楚的,這個區域兩三萬老百姓要從這條路上通過,老百姓經常反映孩子上學道路太窄有安全隱患,現在大型機械多了也有很多不便。

    我們就通過主管部門找到設計部門,一共去了3次,和設計師談我們的綜合考慮——排灌、道路通暢、機電機井和周邊老百姓的生活生產方便等。設計部門終于將方案調整為修建環線路。老百姓高興了,我們也比較欣慰。

    中國青年報:您為什么至今一直堅持在農村工作?

    蔡虹:這幾年,從中央到地方對農村和農民都很關注,我能切身感受農村每年的變化,能在給老百姓辦實事的過程中獲得快樂。在省、市、縣的重視下,魏集鎮的萬頃良田、古黃河沿線開發等項目都在進行中,我看到魏集鎮未來5~10年的前景非常美好。在這樣的環境里,個人的事業有奔頭,老百姓的生活也有奔頭。雖然在農村工作比較辛苦,但是在忙和累的同時能看到老百姓獲得收益,很有成就感。

    中國青年報:您對有志于到農村工作的大學生有什么建議?

    蔡虹:在農村工作最重要的是,對農民有感情,對農村發展有信心,對農村事務好奇好學。大學生來農村前,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對自己的人生要有定位,享受型的人就不要來農村。如果大學生想錘煉和豐富自己,使自己的人生更精彩,歡迎你們來農村走一遭。在農村的廣闊天地里會大有作為。 

相關熱詞搜索:大學生村官 村官訪談

上一篇:營造環境創造條件使大學生村官“大有作為”
下一篇:新一批大學生村官走馬上任應當思考三個問題

動態詳情

大學生與其扎堆考公務員不如到農村培養才干

時間:2012-06-07 08:09:11

 

    蔡虹,2011年度“全國五一巾幗標兵”、江蘇省睢寧縣魏集鎮黨委書記

 

    6月6日,江蘇省睢寧縣魏集鎮,大學生村官在日光能大棚與農民深入交流。 魏集鎮人民政府提供

    又是一年畢業季,不少未就業大學生執著于尋找白領工作或者等待各地的公務員考試。大學生能不能換一種就業思路?在大城市當白領就一定是最好的選擇嗎?

    近日,2011年度“全國五一巾幗標兵”、江蘇省睢寧縣魏集鎮黨委書記蔡虹,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說,大學生畢業當白領或考上公務員固然很好,但畢竟在從“學校門”直接跨入“企業門”、“機關門”之間,缺少一個過渡環節,缺少與復雜的社會生活進行全面磨合的過程,缺乏對基層生活狀態的必要了解,人生的閱歷相對較窄,在工作中容易與群眾和實際脫節。大學畢業生如果能到農村進行一番歷練,得到的鍛煉會更全面,掌握的知識會更寬廣,就業創業的平臺也會更廣闊。

    據了解,2007年至今,已有15位大學生村官先后來到睢寧縣魏集鎮,如今依然留在睢寧縣的有10位,其中家鄉在外地的超過半數。

    大學生在農村只要用心用力工作總會有前途

    中國青年報:部分大學生村官一心希望考公務員、考研,為什么去你們那兒的愿意留下來?

    蔡虹:大多數大學生村官是抱著為農村發展做貢獻的一腔熱情來的,也有個別人是因為沒找到合適工作,來農村只是暫時落腳。

    我們想,既然大學生來農村了,就要創造條件讓他們扎根。即使有的人將來離開,也要讓他們有可以回味的經歷。所以,鎮黨委鎮政府對大學生村官的培養,確實花了一番心思。鎮領導班子的成員和大學生結了對子,開展一對一“傳幫帶”。我們還安排大學生村官列席班子會議,讓他們看基層政府怎么決策。

    村里的工作就是把上面的政策落實到村民,再把村里出現的問題和村民的想法反饋給鎮里,出現矛盾糾紛盡可能化解在基層。現在,上面的惠農政策非常多,社會轉型期矛盾糾紛也比較多,為了讓大學生盡快了解政策、服務村民,我們采用村里任職、鎮里輪轉掛職的方式,安排他們到鎮財稅、招商引資、農業水利、司法綜治、信訪接待等一線崗位進行鍛煉。大學生的接受能力比較強,經過這樣的鍛煉后,很快就能幫助村民解決一些實際問題。

    中國青年報:留下的大學生村官和剛來時相比,有什么不一樣嗎?村民們怎么評價他們?

    蔡虹:大學生村官剛來時,村民們想這些握慣了筆桿子的大學生到了農村能“入鄉隨俗”嗎?能為農民辦一些實實在在的事嗎?“細皮嫩肉”大學生能吃得下農村的苦,能堅持得住嗎?

    后來,這些“天之驕子”們經受住了考驗。他們完全可以在農村這片廣闊的土地上有一番作為。現在村民們對大學生村官真是刮目相看。大學生不僅能給他們解讀政策、提供法律幫助等,還能創業。2010年6月,魏集鎮開始建設萬畝生態高效設施農業示范園。我們的一個想法是,把對此感興趣的大學生村官培養起來,由他們做給農民看,領著農民干,最后幫著農民賺。我們前期積極幫助他們聯系工會、農委等各種項目扶持資金。

    比如,日光能大棚項目,由省扶貧辦投入資金,王磊等大學生村官從大棚建設一開始就積極參與,當時還沒有房子,他們就找來竹竿就近搭起帳篷,時刻跟隨項目進度。蘇州大學提供技術支持,在他們的棚里做各種實驗,實驗成功的話再向其他農戶推廣。蔬菜成熟后,王磊他們通過網絡平臺聯系銷路,給各大超市供貨。現在,每棟日光能大棚年收入達4萬多元,還吸納、帶動了幾十名村民致富。大學生來農村,只要用心用力工作,總是有前途的。

    中國青年報:平時村民有了問題,先找村干部還是大學生村官?

    蔡虹:要看什么事。村民想了解政策,肯定去找大學生村官,因為他們講得全、講得透。現在,大學生村官對村干部形成一種壓力。原來的村委會成員基本上都是村里人,現在大學生村官干得好,也有可能當書記、主任。大學生和村干部的工作方式是一種互補。

    有矛盾糾紛時,村民一般會去找村干部。比如,修河道、排水要征(租)用老百姓的土地,有時一條渠開到村民田里,村民不讓弄,他們覺得,通一道渠過去,別人獲益了,自己沒好處。大學生村官遇到這樣的事會拿著本本去講,找法律依據。可一些村民在氣頭上時不聽你的理,也不聽你講。村干部的農村工作經驗非常豐富,大學生村官在語言表述和化解矛盾的技巧上,還需要向村干部學習。

    大學生村官通過一兩年的鍛煉,有處理問題的技巧了,村民們也很愿意和大學生說說矛盾糾紛,不過通常是想走法律訴訟的路子才去找他們。農村的糾紛,基層政府的調解不是萬能的。 

    中國青年報:對于有自己的人生規劃,不想留在魏集鎮的大學生村官,你們怎么辦?

    蔡虹:去年,睢寧縣就有8個副科級干部崗位面向大學生村官招考,還有其他地方的公務員考試,大學生村官基本上都報考了。上面有選拔考試,大學生愿意參加,我們會全力支持,天高任鳥飛,但是我們希望大學生羽翼豐滿了再走。當村官的經歷肯定是他們將來不可或缺的財富。

    其實,大學生村官走出去也是我們農村的一個資源,對農村有反哺效應。現在在蘇州工作的郭仕龍,經常給我們打電話問村里的情況,表示會找機會幫助我們招商引資。我覺得,不應該阻止大學生村官的流動。他們不一定全留在農村。他們經過大學生村官的鍛煉,熟悉農村狀況,了解農民需求,以后在更好、更高的崗位上對農村建設發展的考慮也會更有針對性。

    大學生有機會來農村當村官是一種福氣

    中國青年報:您曾在國營企業干了十幾年,又在鄉鎮企業做了七八年的廠長,1995年參加女干部招考來到農村。干過這么多崗位,您覺得哪段經歷最鍛煉人?

    蔡虹:當然是在農村。在農村你會發現滿眼都是事,干不完的事。農村工作是沒有8小時工作制的,要尊重農民的作息時間、生活習慣,老百姓的事情不能耽誤。2010年6月,我們帶領農民開始建徐場日光能溫室基地,只有趕在10月完成,農民才能在春節前上市第一批果實。沒想到9月突遭一場大雨,地里灌滿了水,我們鎮班子成員全都扎在那兒,架了兩百臺抽水泵,抽完了水趕緊扎棚,幾乎連軸轉,大家整個就是“泥人”了。正是有了這種對事業高度負責的精神,基地的棚體修復才能奇跡般完成,讓農民在春節前掙到“第一桶金”的愿望才得以實現。

    我覺得,在農村最大的鍛煉是解決復雜問題的能力。現在,上面有36家單位對鎮里有考核的權力,只要是民生和社會發展方面的政策都會落到鄉鎮里來。可以說,鄉鎮干部對政策的了解是任何一家單位和部門的員工都不能比的。只有在掌握了政策理論的基礎上,才有抓工作、抓落實、定措施的思路。

    農村是一個大課堂,大學生有機會來農村當村官是一種福氣。因為即使考上公務員或進企業當白領,畢竟工作的單位較單一,接觸的面較窄。如果選擇大學生村官這條路,隨著國家惠農政策不斷擴大,農村發展水平不斷提高,大學生在農村的廣袤天地上,得到的鍛煉會更全面,掌握的知識會更寬廣,創業的平臺也會更廣闊,這對大學生的全面發展會更有利。現在我們鎮不少在外地事業有成的人也回來從事農業生產,就是看到了農村發展的美好前景。

    中國青年報:國家的惠農政策,農民應該很支持吧?

    蔡虹:國家不斷出臺的各項惠農政策,讓農民的受益越來越多,但好的政策需要好的落實,受生活環境和傳統思維的影響,并不是所有農民都能立即接受。很多政策還要通過基層干部反反復復做工作。比如,醫保和社保都是好事情,但不是一個文件下來就百分百完成。一些村民覺得,自己一家4口人都在10~40歲之間,很少生病,沒有必要辦醫療保險。村干部去勸說,他們反而會問為什么一定要我入保。

    中國青年報:遇到這種情況時,你們怎么辦?

    蔡虹:盡可能耐心細致地做工作。關鍵是有時惠農政策下來還找不到人。現在一些村民去外地打工,經常換地方,也不用向村委會匯報,我們不可能掌握每一個人的聯系方式。留在村里的農民在一起聚集的時間也比較少。所以,做基層工作一定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給他們想辦法,動腦筋吸引他們參加活動。

    現在睢寧縣在做的“舞動鄉村”活動,就是王集鎮的干部在調研時發現,80%的村民希望自己能和城里人一樣晚上跳跳舞,試點后效果不錯,于是在全縣推廣。

    “小舞蹈可以解決大問題”,我們鎮在推廣“舞動鄉村”活動過程中,不單將它作為一個健身的舞臺,而是不斷借助“舞動鄉村”這個平臺效應,發揮它更大的功能。在村民跳舞的間隙,我們要求村干部將村級財務收支、惠農補貼、農村低保、“一事一議”籌資籌勞等事關群眾切身利益的熱點問題及處理解決情況向村民報告,村民還可就自己關心的問題現場質詢。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氣氛中,沒有了刻板說教,只有平等協商,自然而然就拉近了干群距離,實現了干群之間的良性互動,推動了政策的落實,促進了社會和諧。

    中國青年報:您感覺,和上級部門還是和老百姓打交道比較難?

    蔡虹:兩頭都難。在當前的管理體制上,垂直的條線太多了,土地、水利等和老百姓服務息息相關的事情,都直管了,因為工作角度不同,各部門在銜接上可能會出現問題。

    有一次,在一個省以上的投資項目中,老百姓提出希望加寬一條路,由于整理基本農田的部門只考慮農田需要,做水利的部門只管溝渠暢通,對村里的綜合情況不是很了解,所以設計師原本的方案是,只要有路進去,能到地頭就行。而我們對整個區域的基本情況和老百姓的需求是清楚的,這個區域兩三萬老百姓要從這條路上通過,老百姓經常反映孩子上學道路太窄有安全隱患,現在大型機械多了也有很多不便。

    我們就通過主管部門找到設計部門,一共去了3次,和設計師談我們的綜合考慮——排灌、道路通暢、機電機井和周邊老百姓的生活生產方便等。設計部門終于將方案調整為修建環線路。老百姓高興了,我們也比較欣慰。

    中國青年報:您為什么至今一直堅持在農村工作?

    蔡虹:這幾年,從中央到地方對農村和農民都很關注,我能切身感受農村每年的變化,能在給老百姓辦實事的過程中獲得快樂。在省、市、縣的重視下,魏集鎮的萬頃良田、古黃河沿線開發等項目都在進行中,我看到魏集鎮未來5~10年的前景非常美好。在這樣的環境里,個人的事業有奔頭,老百姓的生活也有奔頭。雖然在農村工作比較辛苦,但是在忙和累的同時能看到老百姓獲得收益,很有成就感。

    中國青年報:您對有志于到農村工作的大學生有什么建議?

    蔡虹:在農村工作最重要的是,對農民有感情,對農村發展有信心,對農村事務好奇好學。大學生來農村前,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對自己的人生要有定位,享受型的人就不要來農村。如果大學生想錘煉和豐富自己,使自己的人生更精彩,歡迎你們來農村走一遭。在農村的廣闊天地里會大有作為。 

网站有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