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村官疑陪酒死"讓基層政府陷自證困境
2014-07-14 06:36:20   來源:54村官網   作者:李闊 李家林   點擊:

   “一旦被釘了駱駝掌,就很難自證自己是兔子”。26歲的大學生“村官”馬亞輝的猝死讓安徽省六安市壽縣隱賢鎮政府陷入了自證清白的困境。

  半個月來,壽縣隱賢鎮和壽縣兩級政府都試圖通過尸檢這一有力物證來消除外界對“陪鎮領導喝酒致死”的疑問,然而,一份烏龍的鑒定報告再次讓他們陷入了輿論的漩渦。

  事后,經媒體查證,馬亞輝的猝死是因“脂肪心”發作,并非“陪鎮領導喝酒致死”。一起并不復雜的猝死事件為何最后演變成全國性的輿情熱點?其背后則折射了基層政府應對突發輿情的慌亂和經驗的缺失,以及公眾對基層政府公信力的不信任。

 

馬亞輝的村官證馬亞輝的村官證

  妹妹發帖為哥哥討公道

  馬亞輝去世的第8天,一則《壽縣隱賢鎮政府大學生村官疑陪酒致死》的網帖出現在六安市當地論壇上。一位自稱死者妹妹的網友“我當時就驚呆了”以無比憤怒的口吻向網友報告:“我哥哥馬亞輝為大學生村官,6月26日晚,被鎮領導叫去陪酒后死在單位宿舍,但鎮政府不愿承擔責任。”

  “大學生村官”、“陪酒死”,這些關鍵詞就像石子扔進水里,讓平靜的水面立刻濺起波紋。

  特別是馬亞輝在出事前,剛剛領取了結婚證。剛結婚就“陪酒死”,許多網友看到此,忍不住掬了一把同情的淚水。

  很快,貼文被首頁置頂,成為六安網友們關注的熱點。

  回復雖及時卻避重就輕

  事件被披露后,隱賢鎮政府的回復不可謂不及時。

  僅過2個小時,隱賢鎮黨政辦就回帖介紹情況:“尸檢結果尚未出來,待死亡原因鑒定結果出來后,鎮黨委、政府將第一時間通知家人,協商處理好后事。”

  7月4日下午,隱賢鎮政府兩次跟帖,發布了委托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做的尸檢結論:馬亞輝的死亡是脂肪心在某種誘因下,導致心功能急驟下降而發生的心源性猝死。與此同時,隱賢鎮政府貼出多張鑒定結論照片,力證馬亞輝死于意外,而非陪酒。

  隱賢鎮政府給出的結論并沒得到死者家人的認可。網上的質疑開始發酵,7月5日,新華社一則《安徽大學生“村官”猝死,家屬疑“陪酒”所致》的專電稿讓“大學生村官疑陪酒死”一事從小范圍的討論開始進入全國公眾視野。

  實話實說卻難消疑慮

  馬亞輝到底有沒有陪酒?成為越來越多的網友普遍關心的問題。

  在事件撲朔迷離之際,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趕赴當地展開調查,還原事件真相:記者經過對死者周邊人走訪調查,都表示該村官死亡當天并未參與鎮政府的飯局,飯店老板也稱,當晚沒有一單生意,不存在陪酒死亡一說。

  7月8日凌晨,人民網安徽頻道刊發的《安徽壽縣“大學生村官死亡”事件調查》的報道獲新浪等門戶網站首頁推薦。

  尸檢鑒定出現烏龍引一場虛驚

  從人民網記者現場調查結果來看,“大學生村官陪酒致死”的猜測似乎站不住腳。

  可在“老百姓卻成了老不信”的環境下,隱賢鎮政府公布的材料越多,漏洞和疑點也就越多。而深陷“塔西佗陷阱”的隱賢鎮政府已難以自拔。

  法醫鑒定意見書由“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歷時7天做出,其中酒精測試一項寫著“血液酒精濃度為0.8788mg/ml”。

  “0.8788mg/ml”可以換算為87.88mg/100ml,已經超過醉酒駕駛的標準。馬亞輝家人據此推測,這可能意味著結論中的“某種誘因”就是喝酒導致的。

  司法鑒定成了馬家人最后堅持“陪酒致死”的證據,這也讓隱賢鎮政府再次陷入自證清白的困境。“我們在收到高誠所的檢驗結果后,工作人員在引用時,因打字失誤漏掉了‘100’這個數字,將0.8788mg/100ml錄入成了0.8788mg/ml。而我們的司法鑒定人在校對時,只注意數字忽視了單位,造成了這么一起嚴重失誤。”7月8日,在媒體追問和隱賢鎮政府的強烈要求下,馬亞輝尸檢機構、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所長張立功解釋稱安徽正源鑒定所不具備酒精檢測資質,故將此項委托給徽高誠司法鑒定所鑒定,沒想到在抄寫報告時出現了失誤。

  7月11日,北京青年報發稿,并引述壽縣宣傳部工作人員轉述稱:“目前,鎮政府和家屬已經在協調接觸,家屬能接受正源司法鑒定所關于馬亞輝的死亡鑒定。正源司法鑒定所是由家屬和鎮政府共同委托的。”

  基層酒風當立止

  如若當地官方說的全是實話,他們也會發現,自己的處境很符合易中天曾說的“兔子與駱駝”的典故:一個兔子沒命地狂奔。狼問跑那么急干嘛?兔子說,他們要逮住我,給我釘掌。狼說,他們要逮住釘掌的是駱駝,而不是你。兔子說,他們要是逮住我釘了掌,你看我還怎么證明自己不是駱駝。

  是的,在面對質疑的時候,很容易越描越黑。一旦被釘了駱駝掌,即便真是兔子,也很難自證清白。

  就在死者妹妹發帖的帖文下,不少六安網友跟帖講述當地酒風之盛。

  網友“rongjialiang”:尤其是鄉鎮應酬那酒喝的實在嚇人,全是炸雷子(就是一杯一口悶的喝),我本人經歷過這種場合,就被喝進醫院去過!實在是怕了!

  網友“beyond_37”:幾年前也曾經是村官,然后在鄉鎮2年多。喝酒到失憶過很多次,現在回想起來還在后怕。

  透視這起事件,基層扭曲的酒風,成為輿情發酵的推手。

  公務接待飲酒重災區主要集中在縣、鄉兩級,扭曲的酒風之下,一些干部存在三個“不得不喝”:上級來檢查,為撐面子不得不喝;下基層考察,為了“不駁”基層熱情不得不喝;酒桌上人人都喝,怕成“另類”不得不喝。很多基層干部一直在“不想喝——硬著頭皮喝——喝多——后悔——發誓不喝——下次還得喝”的怪圈中循環往復。

  可以想象,作為在鎮政府工作的大學生“村官”馬亞輝,如果領導執意安排陪酒,他能拒絕得了嗎?

  媒體的一些公開報道也顯示,當今基層政府工作人員感到心累的很重要方面就是應酬太多,疲于奔命。基層酒風盛行也給一些人制造流言蜚語留下了遐想空間。

  中國人交往有一個優良傳統,就是清茶一杯,君子之交,這個文化傳統丟不得。當務之急是,通過系統、集成的改革辦法,讓“清茶一杯”的優良傳統回歸到公務接待上,讓馬亞輝等基層工作人員有不喝酒的權利,不給扭曲的酒文化以生存的土壤。

相關熱詞搜索:村官時評 大學生村官疑陪酒死

上一篇:不要讓官場酒文化成了大學生村官猝死的殺手
下一篇:大學生村官應做實事 出實招 求實效贏得信任

動態詳情

"大學生村官疑陪酒死"讓基層政府陷自證困境

時間:2014-07-14 06:36:20

   “一旦被釘了駱駝掌,就很難自證自己是兔子”。26歲的大學生“村官”馬亞輝的猝死讓安徽省六安市壽縣隱賢鎮政府陷入了自證清白的困境。

  半個月來,壽縣隱賢鎮和壽縣兩級政府都試圖通過尸檢這一有力物證來消除外界對“陪鎮領導喝酒致死”的疑問,然而,一份烏龍的鑒定報告再次讓他們陷入了輿論的漩渦。

  事后,經媒體查證,馬亞輝的猝死是因“脂肪心”發作,并非“陪鎮領導喝酒致死”。一起并不復雜的猝死事件為何最后演變成全國性的輿情熱點?其背后則折射了基層政府應對突發輿情的慌亂和經驗的缺失,以及公眾對基層政府公信力的不信任。

 

馬亞輝的村官證馬亞輝的村官證

  妹妹發帖為哥哥討公道

  馬亞輝去世的第8天,一則《壽縣隱賢鎮政府大學生村官疑陪酒致死》的網帖出現在六安市當地論壇上。一位自稱死者妹妹的網友“我當時就驚呆了”以無比憤怒的口吻向網友報告:“我哥哥馬亞輝為大學生村官,6月26日晚,被鎮領導叫去陪酒后死在單位宿舍,但鎮政府不愿承擔責任。”

  “大學生村官”、“陪酒死”,這些關鍵詞就像石子扔進水里,讓平靜的水面立刻濺起波紋。

  特別是馬亞輝在出事前,剛剛領取了結婚證。剛結婚就“陪酒死”,許多網友看到此,忍不住掬了一把同情的淚水。

  很快,貼文被首頁置頂,成為六安網友們關注的熱點。

  回復雖及時卻避重就輕

  事件被披露后,隱賢鎮政府的回復不可謂不及時。

  僅過2個小時,隱賢鎮黨政辦就回帖介紹情況:“尸檢結果尚未出來,待死亡原因鑒定結果出來后,鎮黨委、政府將第一時間通知家人,協商處理好后事。”

  7月4日下午,隱賢鎮政府兩次跟帖,發布了委托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做的尸檢結論:馬亞輝的死亡是脂肪心在某種誘因下,導致心功能急驟下降而發生的心源性猝死。與此同時,隱賢鎮政府貼出多張鑒定結論照片,力證馬亞輝死于意外,而非陪酒。

  隱賢鎮政府給出的結論并沒得到死者家人的認可。網上的質疑開始發酵,7月5日,新華社一則《安徽大學生“村官”猝死,家屬疑“陪酒”所致》的專電稿讓“大學生村官疑陪酒死”一事從小范圍的討論開始進入全國公眾視野。

  實話實說卻難消疑慮

  馬亞輝到底有沒有陪酒?成為越來越多的網友普遍關心的問題。

  在事件撲朔迷離之際,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趕赴當地展開調查,還原事件真相:記者經過對死者周邊人走訪調查,都表示該村官死亡當天并未參與鎮政府的飯局,飯店老板也稱,當晚沒有一單生意,不存在陪酒死亡一說。

  7月8日凌晨,人民網安徽頻道刊發的《安徽壽縣“大學生村官死亡”事件調查》的報道獲新浪等門戶網站首頁推薦。

  尸檢鑒定出現烏龍引一場虛驚

  從人民網記者現場調查結果來看,“大學生村官陪酒致死”的猜測似乎站不住腳。

  可在“老百姓卻成了老不信”的環境下,隱賢鎮政府公布的材料越多,漏洞和疑點也就越多。而深陷“塔西佗陷阱”的隱賢鎮政府已難以自拔。

  法醫鑒定意見書由“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歷時7天做出,其中酒精測試一項寫著“血液酒精濃度為0.8788mg/ml”。

  “0.8788mg/ml”可以換算為87.88mg/100ml,已經超過醉酒駕駛的標準。馬亞輝家人據此推測,這可能意味著結論中的“某種誘因”就是喝酒導致的。

  司法鑒定成了馬家人最后堅持“陪酒致死”的證據,這也讓隱賢鎮政府再次陷入自證清白的困境。“我們在收到高誠所的檢驗結果后,工作人員在引用時,因打字失誤漏掉了‘100’這個數字,將0.8788mg/100ml錄入成了0.8788mg/ml。而我們的司法鑒定人在校對時,只注意數字忽視了單位,造成了這么一起嚴重失誤。”7月8日,在媒體追問和隱賢鎮政府的強烈要求下,馬亞輝尸檢機構、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所長張立功解釋稱安徽正源鑒定所不具備酒精檢測資質,故將此項委托給徽高誠司法鑒定所鑒定,沒想到在抄寫報告時出現了失誤。

  7月11日,北京青年報發稿,并引述壽縣宣傳部工作人員轉述稱:“目前,鎮政府和家屬已經在協調接觸,家屬能接受正源司法鑒定所關于馬亞輝的死亡鑒定。正源司法鑒定所是由家屬和鎮政府共同委托的。”

  基層酒風當立止

  如若當地官方說的全是實話,他們也會發現,自己的處境很符合易中天曾說的“兔子與駱駝”的典故:一個兔子沒命地狂奔。狼問跑那么急干嘛?兔子說,他們要逮住我,給我釘掌。狼說,他們要逮住釘掌的是駱駝,而不是你。兔子說,他們要是逮住我釘了掌,你看我還怎么證明自己不是駱駝。

  是的,在面對質疑的時候,很容易越描越黑。一旦被釘了駱駝掌,即便真是兔子,也很難自證清白。

  就在死者妹妹發帖的帖文下,不少六安網友跟帖講述當地酒風之盛。

  網友“rongjialiang”:尤其是鄉鎮應酬那酒喝的實在嚇人,全是炸雷子(就是一杯一口悶的喝),我本人經歷過這種場合,就被喝進醫院去過!實在是怕了!

  網友“beyond_37”:幾年前也曾經是村官,然后在鄉鎮2年多。喝酒到失憶過很多次,現在回想起來還在后怕。

  透視這起事件,基層扭曲的酒風,成為輿情發酵的推手。

  公務接待飲酒重災區主要集中在縣、鄉兩級,扭曲的酒風之下,一些干部存在三個“不得不喝”:上級來檢查,為撐面子不得不喝;下基層考察,為了“不駁”基層熱情不得不喝;酒桌上人人都喝,怕成“另類”不得不喝。很多基層干部一直在“不想喝——硬著頭皮喝——喝多——后悔——發誓不喝——下次還得喝”的怪圈中循環往復。

  可以想象,作為在鎮政府工作的大學生“村官”馬亞輝,如果領導執意安排陪酒,他能拒絕得了嗎?

  媒體的一些公開報道也顯示,當今基層政府工作人員感到心累的很重要方面就是應酬太多,疲于奔命。基層酒風盛行也給一些人制造流言蜚語留下了遐想空間。

  中國人交往有一個優良傳統,就是清茶一杯,君子之交,這個文化傳統丟不得。當務之急是,通過系統、集成的改革辦法,讓“清茶一杯”的優良傳統回歸到公務接待上,讓馬亞輝等基層工作人員有不喝酒的權利,不給扭曲的酒文化以生存的土壤。

网站有秒速时时彩